微慑信息网

[毕业] 毕业聚餐桌上的哭声

[color=Green](注:前几天听说我们班是下周聚餐吧..虽然马上答辩即将,
但是对于离别的哀愁也不是丝毫没有的,多情自古伤离别—Fuckadmin)[/color]
难以忘怀的是毕业聚餐上的哭声,是的,那哭声现在仍充溢在我的心中。
  四年了,很难相信我在这里已经度过了四年。我努力地搜寻,怎么也回忆不起这四年里有什么事让我感动和留恋,唯一盘踞在我心头的是无边的失落和孤寂。我就象铁锅里的清水,是那么期待沸腾,期待沸腾时的火热。但生活中没有烈火,我温吞吞地捱着时日,一挥手,大学就到了“三点一线”的尽头。
  在最后的日子里,我隐隐有些忧伤,莫名的忧伤悠长悠长。我不想忧伤,但忧伤若雨丝,丝丝渗进我的心田。夜静的时候,我走在校园里昏暗的路灯下,影子拉得很长,我有了温暖的感觉,说:“影子啊,你是我的朋友。”影子在风中轻轻地摇曳。
  我在忧伤中做着毕业论文,在忧伤中看着同学们忙碌,在忧伤中期待着离别的来临——“离开这里,就远离了忧伤。”我想。
  但旋及,一丝恐慌抓住了我,我其实害怕别离。我似乎一直在期待着一个东西的出现,仔细地想:“是什么东西呢?”我想不起,它掩在脑海的底层,藏得很深很深。
  7月1日——我想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天——7月1日是我们四年生活的最后一天,是我们聚餐的日子。所有的成功、所有的失败、所有的荣誉、所有的耻辱,到这天,都结束了。
  惆怅撑得我难受,我脱离絮语的同学,在校园里茫乱地走着。路的两旁是虬盘的大树,被浓密的枝叶挤碎的阳光,稀稀落落地洒落在我的身上。我抚摩着沧桑的树身,心中涌动着亲切,“树呵,你听了我四年的晨读,你是我的朋友!”一只大鸟扑地飞出,树叶沙沙地响着。
  我继续走着。操场上,十几个光着膀子的小伙子围着一个足球奔着、跑着。我在看台上坐下。过去的四年里有多少时光挥洒在这里?我记不清。我喜欢这里,这片平整的土地,带走了我的寂寞,送给我了欢乐。可如今,我就要走了。
  留影时,我矮,站在最前列。我很想给四年的大学生活一个甜美的微笑,但笑神经似乎很迟钝,照片上印上我了欲笑不能的尴尬。
  我对毕业聚餐没有兴趣,甚至有些疑惑,为什么四年里,只进行一次聚餐?偏偏又在最后一天?这不过是一种形式,形式主义罢了。同学们四年的冷漠关系,不可能在最后一刻,因为聚餐而变得亲密。我抱着这样的心态迈进餐厅。
  餐厅很大,一阵骚乱后,八十来个同学和老师分坐在八张餐桌周围。
  餐厅里渐渐安静,大家端端地坐着,眼睛盯着某处,空洞虚无。空气似乎凝滞了。班主任站了起来,高举着玻璃杯,泛着泡沫的啤酒在杯里微微地晃着。
  “同学们,”班主任四顾环视着每个角落,“你们毕业了!四年前,你们进这个学校的时候,一定有过很多理想目标,为此,你们作出了艰苦的奋斗。现在,你们或许幸福,因为取得了成绩,或许悲伤,因为没摘到果实。但你们不应该遗憾,因为你们得到了最宝贵的一笔财富——同学情……”
  同学情?不,我不这么认为,客观地说,应该是同学关系。因为至少我,没有感觉到情。我的观念里,情字不可能写在同一扇窗户下的默默读书习字里;不可能写在同一间宿舍里的点头微笑默默睡觉里;不可能写在同一处食堂里排队打饭然后默默吞咽里,情,它一定是激烈的,外向的, 平淡留不住情。所以,我坚持认为,我和在座的所有人,除了斩不断的同学关系——仅仅是一种关系——外,别无所有。和共同拥有一间教室、一间宿舍、一处食堂一样,这次聚餐,只是这种关系的再一次和最后一次证明。
  餐厅里的气氛渐渐活跃起来,同学们表现出了少见的豪气。逼酒的、拒酒的,声调都调到最高。节奏显得欢快。有同学和我喝酒,包括几个从未说过话女同学,他们红着脸,喷着酒气,说些夹杂不清的话,我木然的心突然欣喜和躁动,我一直期盼这种交流。 
  我大口地喝着酒,头脑有点沉重,脚下却像踩着棉花,轻飘得很。但我仍拽着酒瓶,穿梭在人群中,人群是活动的,所有的人都在穿梭,于是有很多人倒地,地上满是玻璃碎片。
  我说了很多话,想说的,不想说的,就像瓶口的白沫,这会儿都冒了出来,没完没了。同学们也不停地说着,只管说着,不在乎有没有人听。后来我说不出了,我的胸口被一团东西堵着,我只能张着嘴,喘着粗气。餐厅里很沉寂,沉寂得就像暴风雨来临的前一刻,使人压抑。
  有人轻哼了一声,像从缝隙里透过的风声,很轻很轻。
  接着,又一声轻哼,像风拂过残旧的窗纸,微微有些战栗。
  渐渐地,有人啜泣起来,一声紧过一声,短促、有力,最后止不住地哭出了声音。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终于淹没了整个餐厅。
  一个女同学伏在我肩上呜呜地哭着,泪水湿了我的村衫,一阵凉意袭遍全身。我的眼睛变得潮湿,两滴泪珠,划过着脸颊,滚落下来。
  我没想到我会哭,我很久没哭过了。上次掉泪,已经在记忆里变得非常遥远。我本就是个不爱哭的人,有人说我没同情心,因为看到很多人看电影哭得像个泪人时我却想笑。我也问自己,你长了颗铁石心肠吗?为什么你总是没有眼泪?很多时候,我差不多也这样认识自己。
  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我时常犯错误。
  我不哭,不是因为我心肠有多硬,也不是因为我有多坚强,仅仅是因为没到伤心的时候,没有到该我流泪的时候。
  现在我终于有了眼泪——因为告别同学而流的眼泪,我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我明白了,我一直期待着出现的、深埋在我脑海里的东西,其实就是我的和同学们的眼泪;其实就是这样一个可以证明我们之间,不仅仅有既定的“一种关系”,还有割不断的真情的证据!
  “拥有了同学情,你们何须遗憾!”老师说得多好啊!纵然漫长的四年里有的只是平淡,但有最后一刻的倾心交流,最后一刻的真情流露,也就够了!
  我突然悟出一个道理:情,其实藏在心中,它既可以无处不在,又可以四处皆无。
  四年的大学生涯,可以咀嚼回味的并不多,但我仍感到幸福。毕业聚餐上的哭声,将永远萦绕于我耳际

本文标题:[毕业] 毕业聚餐桌上的哭声
本文链接:
(转载请附上本文链接)
http://vulsee.com/archives/vulsee_2006/0526_6819.html
转载请附本站链接,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谢谢:微慑信息网-VulSee.com » [毕业] 毕业聚餐桌上的哭声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慑信息网 专注工匠精神

访问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