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慑信息网

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作者 | 张依依
全文共 4293 字,阅读大约需要 8 分钟

7 月,一台机器突然出现在赵稻(化名)每天出入的社区门口,方方正正像一个电话机。靠近时,电子屏上会显示出他的脸。这让他不安,每次经过时都尽量离得远远的,还要把口罩往上拉一拉。

机器的用途很快揭晓。8 月 4 日,关于安装新门禁的告示贴出,通知全体居民,小区将开始进行封闭式管理,实名记录居民出入信息。新的门禁 IC 卡与人脸信息关联在一起。这张小电子屏不仅会照出他的脸,还能进行识别,显示是“住户”还是“陌生人”。

自此,赵稻开始了一场长达一个多月的交涉,试图让物业取消对业主脸部信息的强制录入。

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北京东城区崇外街道,受访者所在小区门口。图片:受访者提供

 

社区人脸识别,用面部信息代替传统的钥匙或门禁卡,作为住宅出入的凭证,这样的装置正在北京全面铺开。没有公开数据显示多少小区被囊括其中,但它显然已经从零星试点变为大范围覆盖。

工人日报报道,早在去年 7 月,北京就已经有 59 个投入运营的公租房项目完成人脸识别系统覆盖。今年 7 月,北京住建委规定,要求所有新建公租房项目都需同步建设人脸识别系统。

技术逐渐渗入日常,对于信息安全的法规也在快速迭代。新版《个人信息安全规范》规定,不得强制收集个人生物识别信息,采集前需征得信息主体的明示同意。然而现实中,许多人面临的却是没有选择的变相强制。

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北京三里屯地区,一个小区拉出推行人脸识别系统的横幅。图片:豆瓣用户 PE 拍摄并提供

 

赵稻所住的小区位于东城区,是 2003 年建成的回迁房。社区大门处有一个控制机动车出入的伸缩闸,平日会留出一个两臂宽的空隙,供行人自由通行。如今这个空隙上安装了一道门,人脸识别设备被安装在门的内外两侧,出入都需要验证才能开门。赵稻发现,周边其他小区门口也出现类似的门禁设备。

从 8 月初到 9 月中旬,赵稻和 12345 (政府服务热线)进行过 17 次通话,与街道社区人员反复交涉无果,又不得不通过市长信箱网上信访。

最终,赵稻发现事情也许并不复杂,因为即便不录入人脸信息,这套设备仍能给他做出一张完全可通行的,普通的门禁卡,他需要的似乎只是一个不录入许可。虽然一开始,没人认为收集他的面部信息需要获得他的许可。

以下是他的口述:

我朋友温雯(化名)也住这个小区, 8 月 9 号那天,她房东来了,拿着房本带她去楼下办卡。回来的时候她和我说,你知道吗?这个竟然强制要求刷脸。她觉得挺可怕,挺瘆人的。登记处的人说,物业只能登记不能拿信息,不用担心隐私泄露的问题。

办门禁卡的通知最早是 8 月初贴的。我当时查了一下,小区物业到底有没有权力安装门禁。然后发现,事实上,是需要小区业主委员会统一通过决议,才能授予物业公司这个权力的。如果像我们一样,没有业主委员会,那么就要看和物业签订的物业管理合同,如果上面没有写,它需要重新跟业主签新合同,你再决定同不同意。

但我后来考虑不能和物业发生矛盾,因为它离我生活太近了,就在我楼下。另外,其实很多别的小区也有正常的门禁卡,登记身份证或者手机,在一定程度上我也享受到便利,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

直到它说,要强制人脸识别,那我就不理解了。我就给 12345 打了个电话。12345 的处理方式是,接线员会把你的事情整理成一个小型的报告,帮你去找负责的部门,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你得到反馈。我之前打 12345 解决的事情特别多,所以这次也很有信心。

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图片:受访者提供

 

果然,第二天街道就有个人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可以去物业打个招呼,帮我专门开辟一个不需要录脸的通道。但我不愿意。我是觉得,不应该按“闹”分配,如果这个事情确实是违规的,就应该给所有人都这样办。

他说行,那您方便说一下您具体住哪儿么?我说我不方便。而且我还有很多朋友都没有办这个卡,都在等结果,即使知道我住哪里也没有意义。

当天我就和温雯说,街道回电了,说会给我答复。我俩当时还很开心,畅想了一下不用人脸识别的未来,没想到后来过了一个月都还没搞掂。

接下来这件事暂时就没有声音了,直到 8 月 14 号,又有人打电话过来,一个听着很慈祥的阿姨的声音,说她是崇外街道刘主任。她跟我讲,他们也没有办法,规定要求就必须要录人脸。因为咱们小区日租房比较多,人员比较混杂,这是为了方便管理。如果签的是租房合同,这个卡还会有一个有效期。她跟我讲,这个是北京市政府推行的一个事情,旁边那个小区也打算安装。

总之,她就一直在试图说服我接受这件事。基本逻辑就是别人都同意了,别的小区也要装。很像我爸老经常和我说的,大家都没问题,咋就你有问题呢?

后来我发现,还真的不只是我有问题。我在网上查到,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有一堆对于小区强制安装人脸识别的投诉,其中有两个的处理结果还是成功的。我心里就有底了,知道法律是站在我这边的,这的确是违规的行为。

其中一个是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的,那人估计是个律师,列了很多法律法规,后来我的上访信有一部分就是抄他的;还有一个是朝阳区的,干脆就说,你这是不尊重我们选择权,我就是不同意。

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受访者小区人脸识别门禁。图片:受访者提供

 

以前我看过一句话,战国时期的一个人讲的,我深以为然,大概就是说如果拔我一根头发对全天下都有益,我也可以不拔,因为我有选择权。

(编者注:古之人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出自《列子·杨朱》。)

我就决定去信访。这时候已经是 8 月 27 号了,期间我去了几次外地,这件事一直耽搁着。27号的时候,我发现楼下闸门已经安好,还给关上了。旁边有两个人,应该是安防公司的工程师,正在调试。

这之前还有另一件事, 8 月中旬的时候我就打 12345 ,把投诉转给了崇文门派出所。我这时想起来了,就打电话回去问处理结果。接线员说,系统里回复了,是根据京公人口基层字 [2020] 260 号文件,然后是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的规定。总之就列了一些上级部门,一堆红头文件,表示他们是合规办事。

这一下子好像就把路给堵死了,无处申诉。当时还坐在出租车里,我就很生气,让接线员说慢一点,他一边报我一边在手机里把文件名给记下来,回去查。后来都没查到,可能不是公开的文件。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搜到了人民网上的那几个处理结果,长阳镇的那个人给我指了一条明路,我可以用法律法规来应对它。我的诉求很简单,跟 12345 也是这么说的,我同意用身份证,但不同意用人脸识别,我拒绝登记我的任何生物信息,因为我的脸长不出第二幅来了。

9 月 5 号当天我就在市长信箱上投了网上信访,信我都提前写好了,我也想过如果这样也无法解决,那么就可能要走行政诉讼。

信访内容片段:

我认为派出所或者物业均无权强制我在小区办理门禁时录入面部信息(物业和派出所从未在文字中明示“强制”,但在明示不同意的情况下依然被迫录入面部信息否则不予办理门禁卡我认为已经等同于实际意义上的“强制”。)这类行为与国家层面的法规《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相左,《规范》5.3(a)款中明确规定:“收集个人信息前…并获得个人信息主体的授权同意”,且有关内容已更新修改,新版《规范》即将于今年10月1日实施,其中对于收集个人信息者提出了“单独告知”及“取得明示同意”的双重更严格要求。

如果是为了辖区的治安状况就不加甄别、一刀切地强制所有人提供个人生物信息,且不论日后可能出现的风险,至少公民和业主的选择权和同意权均没有被尊重,同时也与依法治国的理念不符。

过了三天, 9 月 8 号早上十点多,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是街道的书记,来解决问题的。他说他们跟物业沟通了一下,现在这个系统也不是非得人脸识别,总之我现在可以去办理,不会再强制录入人脸信息。我特别激动,上访成功了。

最后算下来,因为都有通话记录,我和 12345 一共打了 17 次电话。我发现,在对非实权部门的投诉上 12345 特别有效,当时投诉街道的时候,它会每天给我打电话,问我满不满意处理结果,不满意就会继续打下去。街道也会受到这个压力。

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图片:受访者提供

 

在这时候,新的门禁其实已经开始施行。每次出入我就只能等,很烦躁,有些人确实也就刷脸刷开了,我再跟着进去。每次反正我都恶狠狠地推一下那个门,也没什么其他办法,只期待多推一推那个门就坏了。

温雯其实也是,不明就里地被房东挟着录了脸,回来之后细想,觉得有问题,所以她就没让她男朋友办,想一起等到可以不刷脸的那一天。

那个机器是进出都要刷的。上面有一个摄像头和显示屏,中间是刷卡的地方,最下面是一排数字按键。但我后来发现,它做的其实很狡猾,你刷卡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被照到脸。所以我现在都远远地把拿着卡的手伸过去,脸别在一边,摸索着开那个门。而且还戴口罩,我的口罩不是为了防疫,主要是防它。

我那阵子就很烦躁,觉得这种行为竟然还强制实施了,实在是令人愤怒。我也确实怕他们一直拖着不解决,就会造成很大不便。最后有一天甚至都有点动摇,想说干脆不成让我爸来办一张。但也许这就是他们的策略,慢慢耗尽你的耐心。

而且我发现, 10 月 1 号个人信息安全规范的新规就实施了,它凑到 9 月 1 日上,甚至让我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各种不爽的情绪累积到一起,我就每天都给 12345 打电话。

(编者注:上述新版《规范》规定在收集个人生物识别信息前,应单独向个人信息主体告知收集、使用个人生物识别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以及存储时间等规则,并征得个人信息主体的明示同意。)

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朝阳区三里屯地区,一小区门口安装了人脸识别门禁,尚未投入使用。图片:作者

 

所谓的安全,真正的效果也很有限。之前,我为了表示不满,把所有来装修的做保洁的都推到了 9 月 1 号,那天我家一共来了三拨人。第一个上来的保洁阿姨跟我说,你们小区那个门禁好过分哦,非得让我登记,还让我办卡,我才不办嘞,我也没有登记。我问那你怎么上来的啊,她说我跟保安吵了一架。

后来两拨也都是和保安吵架进来的。我发现其实劳动人民普遍都是这样,因为他们真的要跑很多小区,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每一个地方都办卡的话,他们也没那个钱。我们那个顺丰有一次跟我还套近乎,让我帮他办张卡,因为他们办卡要 100 块钱,押金 50 。

接下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深夜醉汉没带卡要回去,保安非得让他登记,他就打算打保安之类的。到 9 月 14 号,我终于拿着身份证和房本去办卡了,又听见他们说那个人脸识别坏了,检测不出来,要拆下来拿去修。保安也被搞得很烦,来来往往人很多,他就会在早晚高峰的时候,把机动车道的伸缩闸打开一个口子,现在干脆 10 点也开, 11 点也开,大家也都自由进出。片警转过来的时候,再把它关起来。

我就很不喜欢李彦宏那句话,中国人愿意为了便利让渡隐私,所以我都不用百度。我就要告诉你,我们是愿意为了隐私去牺牲一些便利的。

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受访者小区,人脸识别的机器因为故障被短暂拆下。图片:受访者提供

全现在原创稿件。欢迎转载,请后台联系。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全现在):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本文标题: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本文链接:
(转载请附上本文链接)
http://vulsee.com/archives/vulsee_2020/0922_12879.html
转载请附本站链接,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谢谢:微慑信息网-VulSee.com » 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 12345 打了 17 次电话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慑信息网 专注工匠精神

访问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