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慑信息网

[其他] 王子看不见狐狸的眼泪 作者:纳兰瀹瀹

王子看不见狐狸的眼泪 作者:纳兰瀹瀹
安小狸,这是母亲给我起的名字,她希望我长成狐狸一般的灵性、美丽的女子。因为只有灵性美丽的女子,才能轻松留住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只可惜,没等到我找到我的白马王子母亲便已追随她的白马王子离我和父亲而去了。
 看过《窈窕淑女》之后,我清楚地记得金喜善的那句名言:挑男人一定要站一个非常高的地方。因为站得高才看得远,才能够选到最有价值的男人。最熟的桃子,始终长在最高的枝头。
 大学毕业,我过五关斩六将之后进了一家航空公司做高级行政职员。每天上班之前,我总喜欢叫室友鸢儿帮我化个媚若狐狸般的艳妆。我从未停止过自己的追求。航空公司客来人往,公子少爷、商务政要……迎来过往,但都没有一人能进入我心里。在我的内心深处,始终为一个男人保留着。
 如果,如果我能像狐狸一样迷到他——柯宋,那该有多好,那个男人一直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结婚对象。 没办法,遇上他,注定是我今生的劫。
 柯宋,是我在一次朋友的生日派对上偶然认识的文化书商。他身材高挑清瘦,气质儒雅而不张扬。那夜,在化妆舞会上,柯宋戴的是王子的面具,他身边围绕着众多戴着公主或灰姑娘面具的高雅女子,而他却选择了戴狐狸面具的我作为他的舞伴。柯宋是那晚派对上最出色的男子。
遇见柯宋的那个晚上,我就知道这个男人会乱了自己的生活。
小狸,你看看这样可以吗?转过身子,我听到鸢儿在后面对着那面大大的镜子问。
 我说,不错,但是美女,请再帮我把眉毛画长一点,眼角扫得上扬一点,嘴唇的唇线再分明一点……。我冲鸢儿妩媚一笑。 我要的,是那种很媚艳的狐狸妆。
 其实鸢儿的妆化的挺不错,她是一家影楼的专业化妆师。 但我的要求不低。我想让她把自己化的像个狐狸。鸢儿有点为难。她说,王子怎么可能喜欢狐狸,王子喜欢的是公主。但我不同意这说法。现在的男人,没几个不喜欢狐狸的,公主哪有狐狸妩媚动人?否则,追逐狐狸精的男子怎么这么多?
 没有人知道,我喜欢做狐狸。我一直觉得狐狸是一种灵性美丽的动物,试问天下有几个男人不喜欢灵性美丽的女子?
我微笑着对鸢儿说,美女,请你相信,王子不会永远都只喜欢城堡里的公主,或是丢了水晶舞鞋的灰姑娘。现代的王子会喜欢妖精——狐狸一样的女子,因为她们身上永远绽放着暧昧妩媚的花朵。
 从认识柯宋的那一刻起,我就认定他喜欢的是狐狸。所以,我要做一只狐狸,一只美丽妩媚的狐狸。我想,狐狸精的人生一定很精彩,因为她狡猾迷人。
虽然我想,可我知道自己骨子里是没有狐狸的基因的,不论我的妆化的妆有多么风尘妖冶,可我永远学不会别的女子那种轻言细语的娇嗲。
 我心里一直期待着柯宋有一天会把目光停留上半秒,就像天际的彩云掠过天空,虽然短暂但却隽久。
 我每天化着媚艳的狐狸妆,在航空公司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
柯宋没有勾引上,在后面追逐的,却是不少貌似金龟的老头。
 那日下午,一个50岁左右头发稀少的港商,在我们谈业务的时候,摸着我的手说:小姐,不要在这里做啦,上班太辛苦了呀,不如你跟我走啦。学得像鸭子叫的港味普通话,让我哭笑不得。 他哪知道,本小姐最讨厌的就是他这种连国语都说的不清楚的满身铜臭味的假洋鬼子。
  借故不小心,我狠踩了他一脚,痛得他大叫。我故作委屈而又可怜万分地说,对不起,先生,真是对不起。
美女当前,秃顶港商自然是忍住痛了。他用他那口蹩脚的国语对我说,没有关系啦,没有关系啦,小姐。他的手要去揉他的痛脚,没有空来继续摸我的手。
  自以为一切做得天衣无缝,心里暗生得意。一抬眼,却意外地看见不远处的柯宋。他一脸的笑容,那一脸的笑使他看起来更像狐狸。原来,我们是同类。
  下班前几分钟,柯宋打了我的手机,问我是否有空一起吃晚饭。原来,他正好到公司谈事情。
  这个结局当然是我期待了许久的,我当然不会拒绝。
  小狸,你今天的表现像只狡猾的小狐狸。吃晚饭的时候,柯宋微笑着对我说。听不出他话里究竟是表扬还是别的什么意思。
  我妩媚一笑,说:要不我怎么叫小狸?
悠扬的大提琴奏着,1838年浪漫主义作曲家罗伯特舒曼的《梦幻曲》。乐曲很好听,只是我不懂为什么要叫梦幻。
  柯宋开始约会我,只是约会。不是追求,不是爱恋。像孤寂的动物要找一个同类为伴。也许他以为我真的是一只狐狸,而他也是一只狐狸,我们化身为人,在人群里孤独。唯一属于狐狸的标志刻在脑门,只有同类才能看懂。柯宋也许可以看到我脑门上刻着的狐狸标志。
  同柯宋在一起,日子走得特别快。
那夜,我们去酒吧喝酒回家。我穿无袖的黑色连衣裙,让夜色里的微风吹拂了欲望。柯宋送我回住宿楼的时候,在下车的前一分钟,把手放到了我的腰间,他开口对司机喊出另一个地址。我知道,那是他家的地址。
  在电梯里,我们忘情地亲吻。进了屋,柯宋抱着我迫不及待地扑到床上……一切,来得那么水到渠成。
  你不会是第一次吧?!缠绵的时刻,我的生涩还是让柯宋吃了一惊。
  你见过把清白当宝的狐狸吗?我笑,怕柯宋停下他的动作。我的身体需要男人来爱,而柯宋是我选中的唯一男人。
  床单上没有惹人注目的玫瑰花瓣落红,那是我高中三年体操运动员生涯的必然回报。我看见了柯宋眼里轻松的表情,看见自己烙在他身上的点点齿印。暗暗地想,我的印只是烙在了他的身,何时可以烙上他的心?
  宝贝,你昨晚真疯狂。事后,柯宋刮着我的小鼻子,打趣说。
  我想给柯宋一个拥抱,想再引诱他,可一动,发现自己竟然全身酸痛。
  站在洗漱间,我精心地补化着我脸上的妆。柯宋何时进来,我没有注意到。
  他站在身后,盯着我的浓妆艳抹说:这才是我认识的安小狸,你不化妆的样子像个不敢让人近身的天使。我其实更喜欢你像只狐狸。柯宋的这句话,被我理解成他这个王子爱上了我这个狐狸一样的妖媚女子。
  很快,我便把柯宋带回家。我希望鸢儿也见一见我的王子。
那夜柯宋开始送我回家,不是送到楼下,而是送进了我的房子。
一进屋,我就楞住了。鸢儿不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的是一个陌生的,长的很清纯的女孩子。看见我,她微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你好,我是鸢儿的同学米雅。你就是小狸吧?
我笑笑,点点头。我知道米雅,曾经听鸢儿提起过。她们两人是高中中学,很要好的那种姐妹。我问,鸢儿呢?我急于把我的王子带给鸢儿看看,不是炫耀,主要是想让自己的好姐妹也能见一见自己心爱的男子。
米雅盈盈浅笑,鸢儿出去买点东西,我在家等她。我们一会还要一起去看场电影。
我点点头说,那好吧,你先坐一会,我回房间了。离开时,我发现柯宋的目光在安雅身上停留了片刻。
夜里,柯宋抱着我一阵轻吻。缠绵时刻,他不经意地说:小狸,坐沙发上的那个女孩是你室友的同学么?她长得好清秀啊,看起来很纯洁。
  是啊。光是那冰清玉洁的肌肤,就让不少女人羡慕不已的。我喘息着回答。我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迫在眉睫。
 柯宋说,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
我说,应该还没有,听鸢儿说追她的人挺多,但她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
挺清高的一个女子。柯宋若有所思地说。
 再次送我回宿舍,柯宋开始喜欢我和鸢儿合租房子的客厅,与此同时,我发现那段时间,米雅坐在客厅沙发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起来。我跟鸢儿都没有想到,柯宋更喜欢的是爱呆在客厅的米雅。他用他爽朗的声音附和米雅的轻微甜美的笑声。
 夏天过了,是秋天,十月的金秋满是收获的硕果。分手来得好快,在那十月。这就是我和我的王子柯宋爱情的果实。
 小狸,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爱上米雅,这真的不关她的事。 柯宋不敢看我的眼睛。
 你说你爱上了米雅?几个月来的一切如电光火石一样在脑海中闪过,我恍然明白。
 那天的雨在窗外一直下,嘀嗒的声音撞着心空,听起来像第一次听到大提琴奏着的《梦幻曲》。听说,《梦幻曲》其实最初是一首钢琴曲,虽然后来被不少乐器演奏过。
 你们会结婚吗?我问,强忍着泪水,不想他看到我的内心。
 是的,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米雅已经有了身孕。柯宋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来。
 因为米雅怀孕,你奉子结婚?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平静一些。
 不,重要的是米雅很纯洁,你也许没想到,我是他的第一个男人。柯宋的声音里有一丝温柔,你该明白,男人娶妻其实最有可能的还是娶一个处女。
 原来王子继公主、灰姑娘后,会娶的王妃是天使,不是狐狸。哪怕那王子本身就是一只狐狸王子,他还是不会娶一只狐狸做他的王妃。原来,同类相斥。
 那——祝福你们。我强迫自己露出一丝微笑。
 我真的不怪米雅。每个女人都渴望爱上王子,梦想做最后的王后。要怪,就怪我以为自己可以做一只纯洁的狐狸,一只胜过天使的狐狸。
转身离开,我伸出手去轻拂眼角,怕有泪滑落,却找不到眼泪的踪迹。
是夜,当鸢儿知道柯宋结婚的对象是米雅时,她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可爱的狐狸王子,竟然没看出自己娶的是个伪处女。
原来,第一次遇到米雅那日,正是米雅去做处女修补术的日子。那晚米雅来是要鸢儿陪她去医院,她们并不是去看电影。为了自己的幸福,米雅不惜花重金做了处女修补术。而正好这一切,柯宋都不知道。

本文标题:[其他] 王子看不见狐狸的眼泪 作者:纳兰瀹瀹
本文链接:
(转载请附上本文链接)
http://vulsee.com/archives/vulsee_2008/1204_604.html
转载请附本站链接,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谢谢:微慑信息网-VulSee.com » [其他] 王子看不见狐狸的眼泪 作者:纳兰瀹瀹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慑信息网 专注工匠精神

访问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