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慑信息网

[诗词]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虞美人
宋 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翻起蒋捷的虞美人,首句"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不禁让人想到"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不过听雨要来得更有意境一些,毕竟雨声淅沥,愁更愁,少年酒入愁肠,其实不知愁为何物,也许只是为了青楼歌女的红颜一笑,举杯空对红烛,与其后的中老年相比,实在是有点年轻人的浅薄。浅薄归浅薄,毕竟有真情实意,仍旧是好的。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与前一句色调鲜明的场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没有了年少轻狂,没有了轻薄放荡,今朝放荡思无涯已经是过去的尘封往事,余下的不再是故作伤感,而是真切有物的伤感。身在异乡为异客,同样是听雨,同一个人,却有不同的想法,人生变幻无常,际遇难测,年年月月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红烛淡褪,剩下悲戚的场景,江面宽阔而天空低垂,无比的压抑,令人郁闷,还伴着南飞的雁凄零的叫声,时断时续,回应西风。现在,还有故作深沉的心情吗?只怕是故作轻松也已艰难无比。
因而首句可以看作乐景,此举全是哀愁,乐景写哀更加悲哀。而这些哀愁都在过往,如今呢?如今更不堪提,"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而今高烛红妆是过眼云烟,栏槛遣心是痴心妄想,爱侣相伴更是遥不可及,是看破红尘顿悟为僧还是孤身行旅寄居僧庐?不管是哪种,一人听雨,双鬓斑白,此刻寂寥此刻悲凉,无人倾诉无可消解。人生三段时光,雨都是一样的雨,人却不再是一样的人,饱经了悲欢离合,看遍了风起云生,还有什么没看过呢,没品尝过呢?悲欢离合总是无情,人总是显得无力苍白,又有多少能耐呢?想叫雨停下,莫要牵引愁思,奈何,连雨都不会停的,只能"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天明之后,可能有另一番思量,重新找到勇气也可能沉浸在哀伤之中,难以自拔。与其无力挣扎,不如顺其自然,天明之时还会有朝霞。
  人生就是如此,今日不知明日事,今日放浪明日悔恨,今日快乐明日忧伤,既然世事难料,不能尽在掌握,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过好每一天。当少年听雨之时,想 少年已好学,乃日出之阳,生活的轻松,尽以体会;当中年听雨之时,想我与家人共度过欢乐时光,足矣;当老年听雨时,想一生没有妄过,没有妄作为人,俯仰无愧。这样,其实也足够了。便可以坦然任风雨飘零,心自岿然不动,任阶前点滴淅沥……

本文标题:[诗词]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本文链接:
(转载请附上本文链接)
http://vulsee.com/archives/vulsee_2007/0603_6896.html
转载请附本站链接,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谢谢:微慑信息网-VulSee.com » [诗词]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慑信息网 专注工匠精神

访问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