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慑信息网

[人与自然] 从高原之王到“都市囚徒”(附图)

从高原之王到“都市囚徒”

南方周末   2006-04-20 15:22:33

  从高原之王到“都市囚徒”
  藏獒命运背后的利益链条
  
  □本报记者 沈颖/文 本报记者 麦圈/图
  
  这是由1000多万年前的喜马拉雅獒演变而成的高原狗,是犬中惟一没有被时间和环境改变的活化石,是传说中活佛的座驾,“一犬可敌五狼”。
  因为野性和智慧,藏獒成为了宠物。但成为宠物和财富象征的藏獒,却由于没有责任承担,又失去了能力和智慧,甚至整个物种濒临灭绝。造成这个悲剧的原因,是贩獒背后蕴藏的巨大利益。
  传说中,那些离开草原的喜马拉雅纯种獒,死的时候会流血。那是灵魂消失的征兆。
  
  “养400头牛不如一条藏獒”
  4月15日清晨,西宁川南西路的红星宠物交易地,狗贩子们正对“东方神犬”翘首而待。大约10时,一辆卡车载着6只藏獒和4个男人停在市场边的空地上。狗贩子们冲上去,对着大狗评头论足。一只一岁半、身长60厘米的黑獒把尾巴蜷成拳头状,像对待狼一样扑向人群。
   藏獒的主人———多吉费劲———再次狠狠拉紧了链子。另外5只獒也被绑在附近,但红红的三角眼仍然盯着即将改变它们命运的人群。从海拔4000多米的高 原牧区到西宁,多吉和大狗在山路上颠簸了两天。“这是藏獒第一次离开牧区,”多吉说,“我要紧紧跟着,否则它们一点东西都不吃。”
  多吉和他的两个伙伴来自青海玉树自治州。“这是我第一次卖自家的藏獒,心疼。”他说。脸盘黝黑的汉子蹲下去,轻轻抚摸着黑獒的头,“为什么要卖?家里没钱,卖狗回去盖新房。”
  早些年,狗贩子如果问藏民:“你家的獒卖不卖?”藏民会反问:“你家的孩子卖不卖?”在果洛等地,今天的藏民依然认为藏獒誓死保护牛羊和主人,是其家庭成员之一。但玉树人的观念改变了。“多数人家都养了十几条藏獒,除牧羊外,其余的拿来卖。”多吉说。
  从1990年代初就开始进玉树寻纯种獒的杨德军说,当地人对狗的行情越来越精通。“15年前,他们也许会送你一条纯种藏獒,后来有人偷偷卖,但只卖几千块。1998年价格抬高了,一只纯獒值3万多。这两年,开价达到了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杨德军说。
  “有的人家把牛羊都卖了,专心繁育藏獒,400头牛的价格也抵不上养一只纯獒!”多吉说。
  
  利益驱动:狗贩子拼死寻獒
  藏獒的身价因何一路飙升?
  这是由1000多万年前的喜马拉雅獒演变而成的高原狗,是犬中惟一没有被时间和环境改变的活化石,是传说中活佛的座驾,“一犬可敌五狼”。
  但最关键的是它的智慧和忠诚。畅销书《藏獒》多次描述了这样的场景,它们为救护主人与野兽和人斗智斗勇,直到牺牲。加上狗贩子的炒作,养獒逐渐成了有钱人的游戏,成为身份的象征。
  在2006年3月举办的青岛獒展上,“犬业专家”给一只藏獒估出了3000万元的天价。“有些犬业专家其实就是这条产业链上的利益相关人,俗称‘狗托儿’,”一位业内人士说,“他们在吆喝中获利套现。”
  据西宁藏獒协会秘书长刘随安介绍,在西宁,民间养殖藏獒的有20-30家,其中70%是狗贩子。
   为更快找到买者,狗贩子们开始利用网络。本报记者通过网络找到了一个住在居民区中的狗贩子。环形居民楼中间那个不大的方院子里,几十只藏獒挤在一起,掐 架和嚎叫。一只新獒刚从玉树贩来,耷拉着脑袋。“它现在还迷糊着呢,不知道谁是主人。”姓姜的狗贩子说,“一年来,我卖掉了从玉树找来的100只藏獒。” 每隔几个星期,他就骑上摩托,到高原牧区买两三只藏獒,回后喂养一星期左右,转手卖出。待资金周转过来,再去买新的藏獒,一个月下来,可赚几万元。
  寻獒之路异常艰辛,最大的障碍是要越过海拔4846米的巴颜喀拉山。那里终年缺氧,山路崎岖,内地人很难适应,因此,在西宁等靠近高原牧区的城市,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职业寻獒人”,并成为将藏獒贩卖到内地的中介。
  “这一行绝对暴利,”一个狗贩子建议本报记者在北京开家养獒场,“我们给你供货,一年赚几百万没问题。”在西宁,一条好的藏獒最多卖十几万,转卖北京后,价格就可以再翻倍。
   每年的12月到次年7月,从西宁、兰州、四川及西藏发至北京等省市的藏獒每天可达约400-500只。如此计算,6个月内有近10万只藏獒的命运发生了 改变。更让人震惊的是,一年前,兰州有20多个歹徒持枪闯入某藏獒基地,剪断了电话线,逼迫保安就范,用麻醉弹将3条极品雪獒弄晕后抢走,价值超过100 万。
   
  都市耗尽王者之风
  《藏獒》一书的作者杨志军说,“遇到狼群袭击时,藏獒的风格是越碰越坚,越咬越强”,“它也是惟一一种不会妥协的动物,视死如归,即使狮、虎也不能做到这一点。”
  《马可·波罗游记》中有这样的注释:“此种番狗大逾印度狗两倍,头大毛长,颇狞猛,其力可敌狮”;“力甚强,足制种种野兽,尤能制大而可畏之野牛”。而在公元1240年,蒙古人横扫欧洲时,3万只藏獒组成的军团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杨志军眼里,真正野生的藏獒在其领地里有一种不怒而威的王者之风。“它卧在帐篷外,即使有陌生人进去,也不动声色,除非你拿走主人的东西。它甚至会察言观色,以一个家庭成员的角色揣摩主人和陌生人的关系。”
  而城市里圈养的藏獒,体形矮小,要么呆头呆脑,神情恍惚,要么对人格外凶猛。“一个自由的王者被关进铁笼子,会变得压抑、焦虑、紧张、恐惧。”杨志军解释说,“长途运输中,藏獒最怕坐汽车,这让它失去了安全感。”
   “神犬”虽然拥有很高的智商,但它无法理解城市里复杂的关系。它本来只忠诚于第一、第二个主人,可经过狗贩子的多次转手,倒头来却不知道该对谁尽职。而 它在草原上具有的异常灵敏的嗅觉和听觉———顺风能闻出十几公里外的主人气味并听到主人的脚步声———也会严重蜕化,因为城市里各种怪异味道的刺激。此 外,它到了内地,还会“醉氧”———氧气多了,天气太热,被细菌困扰,这对于习惯了生活在零下40摄氏度、海拔4000米左右的高寒缺氧环境中的它而言, 是一种灾难。
  因为野性和智慧,藏獒成为了宠物,可成为宠物和财富象征的它,却由于没有责任承担,又失去了能力和智慧。“一只从高原到河南的藏獒,过年时听到鞭炮响声,它努力想找出声音从哪里发出,解除危险。但奔来突去找不到,突然停下来,死去了。”杨志军伤感地说。
  在西宁养殖藏獒多年的刘亚秀也体会到了强者的脆弱———1个月前,他把藏獒带到青岛参加獒展。藏獒感染病毒后,他请护士天天打针,用了700多只注射器,但还是有一半的獒死了。
 
 专家估计,贩到内地的藏獒只有40%能存活,这是纯种藏獒逐年减少的主要原因。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无序配种———随着藏獒数量的减少,只好找普通藏狗甚至 外来狗杂交。一个狗贩子说,玉树牧区文成公主庙老和尚养的那只藏獒,1万元配一次,排队等都等不上,只好让它每天晚上配三次。有少数狗贩子为了自己的藏獒 能卖个好价钱,将幼小的藏獒收来,并残忍地杀掉。
  中国目前还有多少纯种藏獒?有专家认为不超过300只,杨志军更为悲观地说,“不超过100只。”
  而致力于藏獒保护和繁育工作的云南地理研究所的张帆发现,即使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原,找到够资格做种源的藏獒也并非易事。
  
  抢救最后的神犬
  成立于2005年12月的西宁藏獒协会,正试图把民间养殖场和狗贩子都收纳进来,不断地提纯,建立藏獒的基因档案,科学地保护藏獒。“协会中的大户有其他生意做,养藏獒的小户要靠卖藏獒吃饭,大户拿出钱来给他周转,鼓励他从狗贩子转为繁育纯种藏獒的人。”刘随安说。
  但杨志军认为,即使保留了纯种,藏獒的风骨也只能在青藏高原的凌厉风土中磨砺,而不可能在城市人将其视为宠物后无微不至的“关怀”中延续。
  香港中国探险学会会长黄效文,筹资在云南迪庆建立了藏獒原生态繁育基地,以保护这个物种,并把养育的部分藏獒送回到藏民手中。
   这同样让杨志军担心———送回去的纯种藏獒是否会再以致富的名义卖到内地?他认为根本的解决办法是,政府在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建立藏獒保护 区,在完全原生态的环境内,让藏民养殖纯种藏獒,恢复高原神犬的本色,同时进行科学研究,建立纯种的评定标准,有序开发利用藏獒资源。
  传说中,那些离开草原的喜马拉雅纯种獒,死的时候会流血。那是灵魂消失的征兆———它们拒绝来世。
  (P115815)
  

小藏獒

才9个月的小藏獒,就快让驯狗的师傅抱不动了。成年藏獒身高可达80厘米,体长一米左右,体重超过60公斤

驯狗师傅给藏獒带上红色的头套,这本来是牧民把藏獒送人时,表示送别的意思,但到了狗贩子那里,却是为了使藏獒显得更精神一些,以便卖个好价钱

青海玉树的一个藏民把自家养的藏獒牵到狗市上卖,他向记者表示,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

姜某是一个狗贩子,倒卖过100多只藏獒,按理说挣了不少钱,但每当看着经他手卖出去的藏獒的照片时,还是有些难过

本文标题:[人与自然] 从高原之王到“都市囚徒”(附图)
本文链接:
(转载请附上本文链接)
http://vulsee.com/archives/vulsee_2006/0508_268.html
转载请附本站链接,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谢谢:微慑信息网-VulSee.com » [人与自然] 从高原之王到“都市囚徒”(附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慑信息网 专注工匠精神

访问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