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慑信息网

[诗歌] 夏宇《甜蜜的復仇》*推荐

注:这首诗找了很久.终于找到完整的了,短小却很有韵味.不知当时在哪儿看到.推荐 ^_^
[align=center]<甜蜜的復仇>
[color=LimeGreen][size=10]把你的影子加點鹽
醃起來
風乾
老的時候
下酒[/size][/color][/align]
附评论:
-------------------------------------
[quote]夏宇這首詩必須把詩題與內容合在一起看,才能看出題目中所謂「甜蜜」,所謂「復仇」的意涵。這首詩的內容大意是說,當你離我而去,我雖然無可奈何,但是你的一切將在我的記憶中保存,我將把與你相關的所有一切保留起來,等到年紀大了的時候,再拿出來品味。詩中對棄我而去的男人所採用的方法不是小心翼翼以錦帕珍藏,而是以「加鹽醃製」的方式,由此可見對於離去的男子的「處理」方式是以一種「懲誡」的態度;然後,老的時候,拿來「下酒」,彷彿唯有用「嚼」的方式,一口一口將你吞下才能解除離我而去的怨恨一般。因此,年老時對於你的記憶是不甘,心中卻還存有淡淡的美感,所以是「甜蜜」的,但是,還是氣你當初離我而去,所以拿來下酒,當成「復仇」。
詩題<甜蜜的復仇>與內容必須合看,才更能明白此詩的意旨。因為夏宇擅於運用詩題與詩的內容相互補足搭配的方式來呈現完整的一首詩。詩題與作品本身像是一體兩面的完整個體,題目占有的比例與內容相等,在相互對照下,產生相激相盪的特殊效果。下面所要談的<秋天的哀愁>一詩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題目對於內容不再是規範或是指導的功用,反而是內容的一部分,與詩的本文完整結合成一個整體,少了其中一部分,這首詩都將失去它原有的驚奇。甚至於題目在本文中從未出現過相同的字眼或是相似的情懷,題目與本文的相關性較遠,但卻有一絲的聯結性時,一旦揭曉,本文與題目所產生的強大張力就更令人產生新奇而刺激的美感,簡言之,如果說本文像是在敘述一個「謎題」,那麼,題目就是「謎底」。如夏宇的另一首詩<秋天的哀愁>:
[align=center][color=LimeGreen]完全不愛了的那人坐在對面看我
像空的寶特瓶不易回收消滅困難[/color][/align]
<秋天的哀愁>題目本身並不創新,反而顯得有些老套與浮濫,但是若把題目與本文分開來看時,本文是敘述一個場景,一個不再愛我的人坐在對面,默默無語,對我而言,只有讓我覺得眼前的這個人不過像是「寶特瓶」一樣,既不可能重來一次,又不可能抹滅過去一切不愉快的記憶,但是,想讓他消滅,永不在我的心中出現,卻又是很困難。這種矛盾的情緒就是一種「哀愁」,而哀愁是屬於秋天的,淡淡的卻還是蟠踞心頭不肯離去。
這首詩如果只看內容而不看題目,僅僅只是一個意象描寫,但是,內容與題目放在一起,對照之下,讓短短兩句的詩突然增加了鮮活的生命力。等於是為本文下了一個註腳,為情緒做了說明,並畫下一個句點,同時,又兼具詩題的功能,所以,在看似平凡的幾個字之中扮演的是多重的角色,它呈現多重的意義,不但有詩的濃縮的特質,也化腐朽為神奇,將平凡無奇甚而俗濫的句子賦予新的生命。 除了題目之外,這兩首詩在創作上使用的技巧很簡單,其絕妙處並非繁複的意象與修辭,而是在於創新與設喻巧妙的神來之筆。
<甜蜜的復仇>一詩,僅僅用了一個「單一意象」,就是「影子」,但這個意象在時間的轉盤下,畫面隨之流轉,因此,時間推移造就了整首詩情節的推展。當「影子」在時空的轉換,以及隱藏在詩中的「我」的刻意安排下,「影子」從被醃製到風乾,最後拿出來下酒,莫不有一種復仇的快感。但是,時間流逝了,我也「老」了,只有在老了之後才會有對舊事重提的淡淡甜蜜。這首詩從頭到尾所寫的就是一個「影子」經過時間加溫之後的變化,是單一意象順著時間的流程變化的過程。
再加上一個「擬物」法。將屬於人的「影子」擬想成可以被醃製的瓜果一類,之後加鹽及醃製的動作才有其存在的可能,這是「擬人為物」的修辭法。而「你的影子」用來說明你的一切,包括有關於你的種種記憶,這是以部份代替全體的「借代」法。其實,詩中的「你的影子」就是指「你」,採用「影子」而不用「你」,不但使距離拉大,讓彼此的對立消融,並產生朦朧的美感,而且避免了直接敘述的俗套。「你」與「你的影子」被拿來醃製,兩者相比較之下,虛體的「影子」當然比實體的「你」更能製造虛擬的效果,同時,「影子」是虛體,不能拿來醃製,卻設計了一個醃製並風乾的情節,這是運用想像力的「懸想示現」法所設計的情節,所謂的「懸想示現」就是不存在於現實世界並且幾乎不可能發生或完成的情景。「影子」永不可能被醃製或風乾,因此,這種事情只可能發生在想像之中。
題目為<甜蜜的復仇>則是採用「矛盾」的修辭法。打破「復仇」本身既定的情緒與觀念,任由思緒漫開,把恐怖的、危險的、甚至血腥的復仇情緒,設定為「甜蜜的」,作者採用對立的情緒以產生「矛盾」的效果,這是「矛盾修辭法」的運用。因此,這一首詩所採用的修辭技巧並不難懂,但是它的成功最主要是作者巧妙應用所引發的驚奇的效果。
另外,作者在「復仇」的情緒中,擺脫舊有的復仇觀,以種種對待「影子」的醃製、風乾、下酒的方式來「復仇」,這三種過程中,作者已經達到復仇的快感了,而不必是以真正傷害對方作為復仇的方式,而且,經由假想的「影子」代替真實的「你」,復仇的仇恨感便略為減輕,所以可以產生「甜蜜」的可能性。這都是文學創作之所以有宣洩情緒、抒發情感的作用之處。
第二首<秋天的哀愁>所使用的修辭技巧比較簡單。第一句「完全不愛了的那人坐在對面看我」不過敘述場景,而且用非常平實而貌不驚人的句子,接下來的「像空的寶特瓶不易回收消滅困難」,這是運用一個我們日常生活中所常見的一個物品「寶特瓶」本身的「不易回收」且「消滅困難」的特質與我對於不愛那人的感覺正好可以「聯想」在一起,於是一個巧妙的譬喻完成了,而由於上一句的平凡,下一句的精采演出反而造成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強大張力,令人有提振精神、眼睛一亮、不禁莞爾一笑的效果。
因此,整首詩所運用的技巧就是:「譬喻」,而且還是譬喻中的「明喻」修辭法,而運用的思維方式就是「聯想」。其成功的要訣在於發人所未發,見人所未見的想像力,能夠將我們日常所見的物品,卻從未去關注的東西,善加利用,加以剪裁變化,巧為設喻,一首驚人的小詩就呈現出來了。
夏宇的這兩首詩都是以愛情為主題,而且是失落的愛情,寫的是失戀的感受。然而夏宇不是談悲傷,寫悲情,反而從另一個嘲弄的角度,以積極的先發制人的態度,決定了自己處理感情的方式。有別於沉浸在自憐自艾的情感裡,反而以具有潑辣、果決、明快、積極的性格特點去面對。因此,對於死去的愛情,在這兩首詩中,<甜蜜的復仇>是將情感經過一番整理之後,保留在記憶深處,等到老的時候才拿出來品嘗,其對於情感的態度很明確而且不流露出自憐的悲情。而<秋天的哀愁>雖名為哀愁,但是在本文中一點也不哀愁,對於失去的愛情不但沒有哀嘆之情,反而煩惱如何處理這「回收不易」又「消滅困難」的東西,作者處理愛情的態度是十分明快而明確的。
從夏宇的兩首詩中,充分顯現靈思妙意,創造出新奇有趣而能打動人心的佳作來,可以看出夏宇在創作上的聰穎及巧思。這是現代詩創作上的一種展現的風貌之一,也可以說明現代詩在創作上注重創意以及如何運用靈思巧意的一面。[/quote]

本文标题:[诗歌] 夏宇《甜蜜的復仇》*推荐
本文链接:
(转载请附上本文链接)
http://vulsee.com/archives/vulsee_2006/0321_6773.html
转载请附本站链接,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谢谢:微慑信息网-VulSee.com » [诗歌] 夏宇《甜蜜的復仇》*推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慑信息网 专注工匠精神

访问我们联系我们